大批士兵被烧成黑炭:亚美尼亚重金采购印度武

time时间:2021-07-06 06:57

  媒体报道,亚美尼亚总理帕什尼扬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有数百人失踪,我们希望他们一部分人在找到的时候还活着。”因为,很多士兵被炸死在掩体当中,已经被埋在地下,还有的士兵已经被白磷弹燃烧弹烧成灰烬。

  近期,就有图片显示,数十名亚美尼亚士兵被燃烧弹烧死在卡车上,已经变成黑木炭。可以想象当这辆卡车被无人机命中的时候,数十人在车上被烈火烧死的惨烈场面。

  在纳卡战争结束以后,亚美尼亚军队也将开始新一期备战,也可以说是复仇之战。备战时间是最少5年,俄军将会在纳卡地区驻扎5年。在这5年当中,亚美尼亚要快速发展自己的军力,重新夺取纳卡地区。印度斯瓦斯反炮兵雷达将在明年抵达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以4000万美元,在今年3月订购了印度斯瓦斯反炮兵雷达。印度雷达是打败了俄罗斯和波兰反炮兵雷达以后,才夺取到这单业务。现在,亚美尼亚军队的主力炮兵雷达是俄制1L271“鹳”式雷达。亚美尼亚在2019年底至2020年初购买4架俄罗斯苏-30SM战斗机,亚美尼亚总共希望购买12架苏30战机。

  俄罗斯军事专家、《国防》杂志主编伊戈尔·科罗琴科说:近年来,俄罗斯总共向阿塞拜疆出售了超过50亿美元武器,包括齐射火箭炮、重型喷火系统、大量现代坦克和装甲运输车,以及最新版本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阿塞拜疆对购买俄罗斯的苏-35和米格-35新型战机表现出兴趣。

  而且作为石油大国阿塞拜疆可以付现金,而亚美尼亚则需要俄罗斯贷款才能买一些武器。而且,美国《军事观察》网站报道,在2019年报道,亚美尼亚有五大武器,可以打败阿塞拜疆。包括,伊斯坎尔德弹道导弹,苏30战机,S-300导弹,R-77空空导弹,还有Kh-31P防区外反辐射导弹。

  但是,实战证明,这些武器都没有发挥发挥出作用。因为,土耳其空军F-16战机在阿塞拜疆巡航,亚美尼亚苏30战机根本没有起飞。S-300导弹也被无人机摧毁,而伊斯坎尔德导弹更是无法阻挡阿塞拜疆军队的推进。

  亚美尼亚一直在努力通过混凝土和钢筋混凝土结构来加强这些地区。建立了长期的石头混凝土结构以及反坦克和杀伤人员屏障。亚美尼亚军方将其防线命名为“奥贡延防御阶梯”。但是,这些不能阻挡无人机的精确打击。

  而且,现在,阿塞拜疆还有很多预备部队没有上。土耳其雇佣军都没有打多少天,战争就结束了。要知道还有很多雇佣军还没有来。亚美尼亚倒是2万精锐已经快被包围了,一旦形成严密包围,连支援的部队估计都没有了。

  现在,亚美尼亚已经开始淘汰老式的俄式武器,重新建军。首先就是,印度斯瓦斯反炮兵雷达“拉金德拉”多功能无源相控雷达为基础研发,宣称对迫击炮探测距离20公里,榴弹炮探测距离30公里,导弹探测距离为40公里。全套系统安装在Tatra T815(8x8)越野卡车的底盘上。

  同时,亚美尼亚将加大无人机的研发,现在,亚美尼亚主要研发了,“HRESH”自杀无人机,“Azniv”侦察无人机等等。但都是微型无人机。

  海外网11月15日电根据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达成的停火协议,亚美尼亚将于近日将克尔巴贾尔区、阿格达姆区、拉钦区交给阿塞拜疆。当地时间14日,这些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开始紧急撤离,他们含泪烧毁自家的房屋,以免落入阿塞拜疆人之手。

  据路透社报道,14日,在克尔巴贾尔区一个村落里,35岁的亚美尼亚男子阿尔森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房子,“阿塞拜疆人明天就来这里,如果可以,就让他们在这里住吧!”

  阿尔森身上穿着迷彩服,一周前仍在与阿塞拜疆军队作战。他说,自己和其他族人一样,不想留给阿塞拜疆人任何有用的东西。

  当天,这座村子有6栋房子起火,占到了全村房屋数的一半。不少村民站在起火的房屋前,泪流满面。还有夫妻含着泪水,在空荡的屋子里看最后一眼。路边,排成长队的卡车上,装满了家当。阿尔森说,准备带妻子和4个孩子去亚美尼亚,然后在那里租一套房子住。

  11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签署联合声明,宣布纳卡地区10日起完全停火。声明规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军队将停留在各自阵地,俄维和部队将进驻纳卡监督停火。

  持续数十天的纳卡冲突随着近日《和平协议》的签署而告一段落,有人欢喜便有人忧。

  阿塞拜疆国内欢声一片,而亚美尼亚民众的抗议正风起云涌:当地时间周三,超两千名示威者在首都埃里温举行抗议活动,高喊总理帕希尼扬为国家叛徒、民族罪人,要求其下台,随后演变为冲入政府大楼、洗劫总理府和暴打政府官员。

  同样一份《和平协议》,为什么会在两个签署国带来如此不同的后果?这份协议真的对亚美尼亚如此不公平,以至于人们对协议内容不满至此吗?如果知道签署协议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亚美尼亚领导人又为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回这令人民难以接受的和平呢?

  先回顾一下纳卡冲突的发生过程。纳卡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位于欧亚大陆的交接处,高加索山脉南部,是整个高加索地区的腹地,不仅是东西方的交通要道,也是南北贸易走廊的关键隘口,是名副其实的“兵家必争之地”。

  1923年7月,苏联决定将纳卡地区划归阿塞拜疆,建立纳卡自治州。尽管该地区80%的居民是亚美尼亚人,但迫于苏联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对阿塞拜疆的支持,亚美尼亚只能忍气吞声,当地的亚美尼亚人也心不甘情不愿地加入了阿塞拜疆。

  苏联解体后,外部压力消失,亚美尼亚迅速展开收复行动,与当地的亚美尼亚人里应外合,最终在事实上控制了纳卡州及其附近的7个地区。

  这对亚美尼亚人来说名正言顺的行为,于阿塞拜疆来说就变成了悍然剥夺其对领土的主权,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尽管在事实上失去了对纳卡地区的控制力,阿塞拜疆却多年在地图、国际声明、外交关系上强势声明纳卡地区属于自己,并得到了国际上大多数国家道义上的支持。

  从今年的9月27日开始,阿亚两国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刚开始便死伤上百人,并启用了无人机、直升机、防空导弹系统等昂贵的当代军事设备,所费甚巨。

  随后,阿方宣布占领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的多个村庄。亚方针锋相对,宣布全国戒严,发布军事总动员。阿塞拜疆总统则立刻宣布国家进入战时状态。

  随着局势的发展,俄罗斯和土耳其愈发清晰地介入纳卡冲突。交战双方先后四次达成停火协议,但由于矛盾难以调和以及监督停战机制的脆弱,战争断断续续持续了数十天。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亚国力量的弱小。亚美尼亚的人口(306万)只是阿塞拜疆(1千万)的三分之一,军人数量更是只有阿国的一半。从经济体量上看,亚美尼亚2018年的GDP为124亿美元,仅为阿塞拜疆的1/4。

  所以一旦战争陷入僵持,无论是从军事消耗品补给还是兵员补充上,亚美尼亚都必将陷入劣势。

  事实也是如此,在战役后期,亚美尼亚甚至派出了大量女兵,以填补男性兵员的折损,勉强维持着艰难的消耗战。

  而阿塞拜疆自身是一个相对富裕的石油国家,后勤补给和战备物资更加丰富。再加上一直敌视亚美尼亚的土耳其倾囊相助,将叙利亚战场上的大量反对派武装力量输送到了纳卡前线,逐渐就对亚美尼亚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达成的协议有两个关键内容,第一是除了阿塞拜疆已经实际控制的区域,亚美尼亚军队也要逐步撤出大部分纳卡地区。

  第二便是在纳卡的核心区域部署俄罗斯维和人员。而亚美尼亚只能通过一条走廊通向这一核心区域。

  对于亚美尼亚政府来说,这份耻辱的《和平协议》无疑是无奈的选择,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也始终在试图宣称“这是和平”。

  但亚美尼亚民众却并不相信政府的宣传,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份协议都是丧权辱国的条约。这才有了文首暴民冲击政府机关,攻击执政者的一幕。

  可能有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在刚才对战役过程的复盘中,少了一个高加索地缘博弈的老玩家——俄罗斯。

  作为亚美尼亚的传统盟友,对高加索局势极为敏感的俄罗斯曾经在历史上多次帮助过亚美尼亚。亚国不仅被俄罗斯认为是盟友,更被纳入了独联体集团安全条约当中。

  正是因为俄罗斯长期保驾护航,才保证了亚美尼亚在综合国力明显落于下风的情况下,面对阿塞拜疆和其传统盟友土耳其时有一战之力。事实上亚美尼亚对纳卡的长期控制,也可以归功于俄罗斯的支持。

  但2018年,因“亚美尼亚天鹅绒革命”上台的帕西尼扬制定了新政策,改变了这一切。这一届政府倾向于与西方国家发展关系,以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仅美国驻亚使馆的工作人员就追加到了2千人。

  此外在一些敏感议题,如加入北约、减少甚至驱逐俄驻亚军人的问题上,帕希尼杨都不顾俄罗斯的反对与美国展开对话,积极向欧美国家靠拢。

  而美国也给予了亚美尼亚丰厚的口头承诺和一些物质回报。一向不喜对外援助的特朗普甚至也宣称,将给予亚美尼亚必要的军事保护和大量经济援助。

  此前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态度是维持阿亚均势,以牵制俄罗斯的精力。如果美国真的能倒向亚美尼亚,那对亚美尼亚来说或许不是一个坏选择。

  南高加索地区对于美国来说,本来就是全球战略的边缘地带,美国政坛很难像俄罗斯一样长期对这里的局势保持敏感。恰逢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及闹剧般的总统换届选举,纳卡冲突很快就被美国有意无意地遗忘了。

  这时候亚美尼亚再想求助俄罗斯,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俄罗斯的政策立足点始终是在确保利益的前提下维持纳卡地区的稳定,而亚国的政治环境已经让俄罗斯极度不满,再加上俄土之间在叙利亚问题上需要深度合作,所以俄罗斯只能放弃亚美尼亚。

  土耳其则或成此次冲突的最大赢家。过去多年,土耳其一直将外高加索地区视为其利益触角的重点发力地区,利用与阿塞拜疆的紧密关系向北方渗透。

  在此次冲突中,阿塞拜疆深度学习了土耳其的作战技术,并购买了大量土方武器。这不仅有利于恢复土耳其当前脆弱的国内经济,更直接加强了土对阿塞拜疆内政和中亚地区的影响能力。

  错误的摇摆性外交政策,和对域外局势的错判,外加国际黑天鹅事件的爆发,最终使当前的纳卡冲突以亚美尼亚的绝对失败而告一段落。

  反观阿塞拜疆,从2010年中东剧变开始,就利用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变化和大国关注点的转移,在合适时机发动对纳卡地区的小规模袭击,不仅摸清了亚美尼亚的军力部署,也时刻观察着大国关系的微妙变化。

  同时,阿塞拜疆还利用国际社会复苏的石油、天然气需求,大力发展经济,养精蓄锐,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战略“小目标”,赢得了阶段性胜利。

  第一,亚美尼亚现政府的对外政策是否会改变。出于对美国的失望,和对俄罗斯现实上的依赖,未来亚美尼亚很有可能重新拉近与俄罗斯的距离,而对美国的态度,则会随着美国拜登新政府的上台而谨慎规划。毕竟对于弱国来说,选择一个可靠的老大哥,或者在若干个老大哥之间长袖善舞,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目标。

  第二,土耳其是否能借亚俄关系的僵硬期,继续扩张自己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势力版图。过去由于土国自身实力受限,以及俄罗斯在当地的常年经营,土耳其的渗透始终束手束脚。如果能利用俄罗斯的冷淡窗口期迅速扩张,或许会令地区局势陷入更大的混乱,而土耳其将从中渔利。

  第三,阿塞拜疆是否会选择在短期内采取进一步行动,一口气收复纳卡地区。这项政策的制定,其实并非由阿塞拜疆的意图所主导,而要看亚美尼亚和俄罗斯,以及土耳其的态度。只是无论如何,现有被收复的地区已经足够阿塞拜疆消化一段时间了。

  第四,美国大选之后,新政府将会对这个地区采用何种政策。这是一个稍远的影响因素,毕竟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都难以预知,南高加索这样的边远地区更加难以预计。在令亚美尼亚这个小兄弟失望过一次之后,美国将会加码承诺争取盟友,还是继续隔岸观火的既定国策,还是个未知数。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俄罗斯的态度将会如何?面对不给面子的亚美尼亚现政府,现实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教训,也让地区实力天平发生了难以逆转的偏向,对俄罗斯的地缘利益也多少产生了影响。俄罗斯大概率不会再允许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得寸进尺,新的行动或许也正在克里姆林宫的秘密办公室里被策划着

上一篇:yb亚博网站卡车司机(山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

下一篇:yb亚博网站杭州金属撕碎机